看看文学网 > 科幻小说 > 我能魔改黑科技 > 第八十五章 铁憨憨
    苏晨来到一楼的时候,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。

    弗瑞德眼下已受封成为圆桌骑士的一员,地位远不同往日了,苏晨可以不当一回事了,但星汉科技公司是不行的。

    何轩衡早早就来到了这里,肖志成更是带着两头恐怖的黑鳞怪物出现了。

    直到苏晨出现,何轩衡才眉头一皱,跑到苏晨身边,低声道:“苏先生,哪怕他是圆桌骑士了,也是末位,我们没有必要……”

    苏晨伸手示意他不必再说下去,道:“我去试一试,你回去就行,让肖志成他们留在这里,你告诉李子旭他们,新战甲的研发暂时交给霍亮,此前设计的载具不是都已经准备好了吗?今晚我们就开始改造。”

    何轩衡略略惊讶了一下,但他看了苏晨一眼,没有再说什么,立刻扭头去办去了。

    苏晨则直接迈步走向外面。

    肖志成等一众天赋者为苏晨让开道路。

    高大的骑士正披甲站在外面。

    弗瑞德的面容粗犷,看着倒像是一个屠夫多过像一位骑士,但苏晨注意到,他的铠甲与上一次相间多了些许变化,有了圆桌骑士的雕纹。

    与最开始相比,他变得安静多了,前来挑战也不再叫骂,只是默默地站在门前,像是一座沉默的雕塑,看见苏晨走出来,他才露出笑容:“果然,你之前不肯与我交手,是因为我的身份、地位与你相差悬殊,之前,是我唐突了。”

    苏晨本来是有些凝重的,但听见这番话差点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这弗瑞德显然误解了什么,他觉得自己获得圆桌骑士的身份后来挑战苏晨苏晨便立刻应战了,这证明苏晨之前的行为不是懦夫,而是他自己在以下犯上……

    这什么脑洞?

    “嗯……嗯……”苏晨哼唧了两声,表示对对方这番话的认同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了你的事迹,地狱侵袭时,你也曾奋勇作战。”

    苏晨在距离弗瑞德大概七八米远的位置站定,他这是生怕这一根筋的莽夫直接杀上来,先试探道:“据我所知,你所说的地狱侵袭,也就是第二阶段开启的那一夜,你们损失惨重,甚至全员收缩,你确定你现在来这里挑战我不会对你们产生什么影响?”

    苏晨本想隐晦地问一下是不是永恒之王出了情况,但他考虑到亡灵之国人对“亚瑟”的尊崇和那一位本身第九种姓的神灵层次,还是没把这种容易自找麻烦的问题问出口。

    “现在是白天。”弗瑞德的声音洪亮,“而且,陛下受伤了,他的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将你和远辽收归麾下,我来挑战你,挑战成功,远辽人就会明白,你并不能成为他们的依靠,就有可能加入我们的国度,这也算是我给陛下的礼物。”

    苏晨听见这番话,差点没喷出来,是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码的,亡灵之国大多数人都对永恒之王的情况闭口不言,这货当众就说了?

    而且这是什么逻辑?战胜了我就能让远辽人投奔亡灵之国?

    这里面哪里不对吧,远辽人大部分都在佩恩斯威克呢,人家是跟着肖平、苏文豪那些联邦军方和政府方的人呢啊!

    苏晨虽然大概也明白,这也许是对方那种古典的英雄式思维在作怪,但也不由得古怪地看着对方,眼睛里明晃晃写着:你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货也太耿直了吧?

    铁憨憨?

    苏晨在心里默默叹口气。

    而弗瑞德却踏前一步,身上的战甲哗哗作响。

    苏晨差点都以为这家伙要暴起出手了,但没成想对方是递出了一封火红火漆的信封:“这是陛下让我带给你的,我怕战斗的时候出偏差,不要损坏了它。”

    苏晨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永恒之王之前想要见他,现在却给他一封信,这是真的有什么事情想要和自己说?

    苏晨接过这个信封,暂时交给后面的肖志成,才看向弗瑞德,眼睛微微一转,道:“我接受你的挑战,但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    弗瑞德皱起眉头:“你有什么要求?”

    苏晨伸出一根手指:“你得让我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弗瑞德的眼睛瞬间就瞪大了,“你想要我让你一点?这是什么意思?你不敢堂堂正正与我决斗吗?”

    “那当然不是,但是你看啊……”苏晨翻了个白眼,道,“我的种姓位阶比你差对吧?”

    弗瑞德眉头皱的,眉毛都快要拧到一起了:“没错,你给我的感觉很奇怪,既像是第一种姓又像是第二种姓……我听罗伊说你击杀过一个第二种姓的恶魔,你究竟是什么位阶?”

    苏晨闻言心里却微微一动。

    高种姓果然不一样,能够更准确地摸清楚自己的实力,苏晨当然是第二种姓,但他的本体能量飘飘忽忽,与正常的第二种姓截然不同,而判断种姓位阶,苏晨目前只知道两种办法,第一,就是像弗瑞德这样,达到第二种姓之后,可以根据目标暗能的量的变化做初步判断;第二,就是打起来,是什么种姓,打起来,亲自上去拼一下,就立刻知道了。

    亡灵之国的人辨别种姓位阶,也无非是这两个办法而已。

    在同为第二种姓的乔安娜眼中,苏晨就只是个第一种姓,而在弗瑞德这里,才看出些不同寻常来。

    苏晨摇摇头,道:“我是什么种姓位阶不重要,重要的是你比我强,你要是全力和我打,那不是以强凌弱?就算你战胜我了,也不是公平的,我不服,远辽人也更没人会觉得这场决斗有什么意义对不对?”

    苏晨的这番话,逻辑其实是有严重问题的,但弗瑞德却皱起眉头,陷入了沉思,片刻,狐疑道:“这……不对吧?”

    苏晨见状,忽然意识到,这家伙不是傻,只是憨,便趁着对方没彻底反应过来,立刻改变了游说的方向,换了另一种说法道:“你是圆桌骑士吧?和你一样是圆桌骑士的都有谁?高文、加雷斯……那是什么样的品质,他们有挑战过比自己弱小的人吗?你挑战我这个我没有你厉害的人还想要全力以赴,你难道不觉得愧对你骑士的身份吗?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